西周“共和”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在西周社会中有“国人”和“野人”之分。“国人”是居住在城里和城郊的人,除了贵族外,还包括平民、小工业者和商人。

西周王朝的周厉王,是个有名的暴虐君主。他贪财好利,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,对谀臣荣夷公十分信任。对“国人”横征暴敛,加重剥削。实行“专利”,把“国人”赖以谋生的山林川泽都霸占了。于是,激起了“国人”的愤怒,纷纷起来谴责他。厉王为了镇压人民中的舆论,就派卫国的巫师监视“国人”的活动,禁止他们谈论国家政事,并且鼓励告密,凡是被告的人,一律处死。在这种恐怖统治下,“国人”对厉王及其爪牙,虽不敢公开说话,却用怒目相视,来表示心中的愤恨。厉王以为他的恐怖政策起到了作用,便得意忘形地向臣子召公夸耀说:“我能够制止对我的诽谤,现在人民都不敢说我的坏话了。”召公提醒他说:“用堵住人民嘴的办法来治理国家,比起用堵截河水的办法来治理水患更坏。水只能让其畅通无阻地流走,对人民只能广开言路。通过各种办法,让各种不同身分的人,把各方面的话统统都讲出来。不让人民讲话是不会长久的。”厉王不听他的劝告,仍然坚持用恐怖手段来对付人民。这样,暂时维持了三年,但是矛盾日益尖锐化。

当周厉王用恐怖手段来压制舆论的时候,大夫芮良夫对厉王说:“周王室要衰败了。荣夷公这种人只知道搜刮民财,弄得国人”怨声载道。这样下去,会有大祸的。将来反抗你的就是‘国人’。”周厉王还是不听他的劝告,还认为荣夷公能干,对他更加宠幸,特地提升他当卿官。

这时,诸侯不再来朝见周厉王。于是在公元前841年,“国人”拿起武器起来造反,把厉王放逐到彘这个地方去。厉王的儿子太子静,从王宫逃跑到召公家躲藏起来,请求保护。“国人”又包围了召公家,要他交出太子,召公只得用自己的儿子冒充太子,才勉强把太子静保存下来。

参加这次暴动的人中,据西周铜器铭文说:“上级的有司,平时不过问政事,不去约束邦人,不能管理各种官吏,有罪过时也放纵他们,造成他们敢于赶走官长。甚至守卫王宫的卫队也起来造反了。”这就说明参加“国人”起义队伍成员具有广泛性,不仅是劳动人民参加,连周王室的下级官吏也参加进去了。所以它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。

周厉王被“国人”流放以后,由周公和召公共同执掌政权,叫做“共和行政”(一说因由共地方名叫和的诸侯即共伯和执政)。共和元年,就是公元前841年。这年是我国历史上有确切年代记载的开始。到共和十四年,厉王死在彘。周公、召公立太子静为王,叫宣王。宣王为了巩固王朝的统治,转移内部矛盾,进行了对戎族的战争。使处于崩溃前夕的西周王朝,又得到了一些时间的稳定。所以史书上称为“宣王中兴”。但是,这只不过是回光反照。到了宣王的儿子幽王时,西周还是灭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