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说秦始皇统一了中国,难道夏商周朝就不是统一的中国朝代吗?

中华民族第一次完成真正意义上的统一,是从秦代开始,这一局面也是秦始皇在位时期所营造的。

那么,为什么之前的“夏商周”并不能算作统一王朝呢?它们与秦和秦后的封建王朝有何不同?


分封制和郡县制的根本差别:管理主体的区分

夏朝是一个存在于典籍记载当中的王朝,并没有发现能过确认是夏朝时期的文物,但从记载中可以发现,这一时期的统治也是“分封制”,如北方的一些少数游牧民族,像“匈奴”、“孤竹”这些都曾经是夏朝分封的诸侯国。

其中“匈奴”还是夏朝宗室,源出姒姓,很多习俗和中原很接近,比如信仰图腾都是“龙图腾”。

“分封制”是现在的叫法,其实在古代是“封建制”,意为“封邦建国”,只不过后来西方“封建”的概念传入,为了区分概念,就将秦之后的朝代成为“封建制”,先秦时期的形式称为“分封制”。

“分封制”的出现其实是符合当时环境的需要,因为土地利用不充分,所以需要更多的以量取胜,但又因为人口较少,并不足以管理更多的土地。

这是“分封制”出现的社会条件。


所以,“分封制”下的诸侯国除了有拱卫王室,以作屏藩的义务之外,还承担着开疆拓土的责任。

夏、商、周都把土地分成很多分,赏赐给功臣、宗室、前朝君主后裔、上古先贤遗脉等等,这些土地在最初是没有边界的,大家都没有那么多精力去管理,只能逐渐发展。

这时候所形成的诸侯国之间除了在爵位上有差别之外,主权上都是平等的,这其中也包括夏、商、周等国。

也就是说,齐国、楚国等等诸侯和周国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,只不过前者是藩属国,而后者是宗主国而已。

那么,诸侯国与夏、商、周等国其实是国与国的关系,并不是地方和中央的制约。


无论是诸侯国之间,还是诸侯国和宗主国之间,如果在某些事情上要达成一致意见,那是需要签订盟书的。

古代有个词,叫做“刑马作誓”,就是指的这一过程。

至于国书如何写,那是需要双方进行谈判的,一般情况下,盟书一式三份,双方各留一份之外,还要有一份祭告天地。有时候刻在玉片上,将其沉入水底,或者直接焚烧,形式不一。

曾经出土过一些刻着盟书的古玉,就是这种作用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彼此的独立性是比较强的,甚至春秋时期的很多战争都是发生在边境之上,并不会侵入对方领地之中。


但是“郡县制”就不一样了,整个版图之内只有一个国家,这才是“大一统”的表现。

管理主体只分为中央和地方,并且地方的长官由中央任命,不再世袭,地方官吏直接对中央负责,全国上下都要服从统一命令。

这是在版图和制度上都实现了真正的“大一统”,并且彻底杜绝了“分封制”随年代推移而血缘关系变淡的弊病。

为何说秦代完成了真正意义上的统一?形制、器物和文化的一统

秦代所完成的大一统并不仅仅在于版图上的彻底统一,还有其他层面上的统一或者努力。

中央和地方权力关系的变更是在国家形制上的一统,除此之外还有器物上的统一。


秦始皇在建立秦朝时候,推行了车同轨和度量衡的统一。

这两种事物是在器物层面上使得国家进入到了统一的时期,其实是为了彰显森严的社会等级制度。

不要认为这种制度是扼杀了自由,相反,这种森严的社会结构在封建社会成立之初是极具稳定意义的。

通过对这些日常生活中经常能用到的事物的统一,除了极大地方便了人们的生活之外,还逐渐消泯了六国的痕迹,使得社会心理逐渐扭转。

而在文化层面上,秦朝也施行统一,只不过未竟全功。

和“车同轨”一同进行的,还有“书同文”。

注意,是“书同文”,但并不要求读音也一致,所以在文化统一的时候,秦朝其实并没有泯灭各地区的特色,尤其是文学作品的风格,很多都是由方言的特色所决定的。


而除了“书同文”之外,“焚书”、“坑儒”也是文化上的统一,但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秦朝就短命而亡了。

“焚书”并不是所有书都烧掉,也不是只保留医术、农书等等类别,主要是烧两部分。

一个是非秦之外的史书,这一点无可厚非;另一个是“非博士官所职”的书,也就是不是国家正规出版的内容都烧掉。

而“坑儒”实际上是法家思想和其他思想之间争夺正统地位,所坑的也不全是“儒生”,更多的是术士和批评朝政的“狂士”。

当时是因为淳于越等人重新提及应该用“分封制”取代郡县制,这一论调在秦朝建立之处丞相王绾就提出过,李斯等人分析过利弊,最后决定采用郡县制。

时隔七八年,又有人提出这一观点,其实背后就是正统思想的争夺。


秦始皇颁布法令,不允许以古非今,就是不想让“分封制”这一古老统治形式再次成为主流,实际上就是为法家思想的正统地位进行了维护和统一。

而文化上的统一真正完成,是从汉武帝“独尊儒术”开始的。

所以,无论是从国家的形制还是器物,甚至到文化各个层面上,秦代才是真正的大一统朝代,之前的夏、商、周从严格意义上来说都是诸国并列的时期。


未来在黑夜隐匿,于此静待晓光。

我是待晓儿,专注于文化的科普与解读,欢迎关注与交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