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增广贤文》为何不宜做蒙学读物?

蒙学读物的概念是个含糊的概念,现代文就是小学生读物或者初级教育的内容。

《增广贤文》产生于明朝,此时,儒学、道学、佛学、心学并存,已经不是独尊儒术了。儒术做为八股依然被利用。

西汉之后,独尊儒术,儒学的影响深远。尽管孔子构建了一个有教无类的教育体系模式,但是,儒学教育重文轻数,儒学的数基于易经的术数,而非算术或者现在意义的数学。墨家之后,算术被工匠等出于用途的目的而继承发展。因此古代的启蒙教育,更多的是人文教育,或者说人性的教育、教化。

古代人能够进私塾或者有个人教师的毕竟少数人,而且初级教育的年龄较晚,结婚却较早。普及教育已经是近代才有的事情了。那么做为古代启蒙教育的读物,古代有《千字文》、《三字经》之类的。之后才是学四书五经,以搏取功名。沿袭的都是孔子的教育思路。也就是构筑一个人性善为基础的教育体系。待到人的社会经验多一些,足够成熟、复杂一些,再逐渐去理解复杂的社会和人性。

而《增广贤文》的人性基础已经不是简单的人性善了,人性的虚伪、复杂,直接被表达出来。例如“易涨易落山溪水,易反易复小人心”“知人知面不知心”等等。这些内容,并不适合于初级的教育以及初级的人文或者说人性教育。

如果把《增广贤文》做为一个不经世事的小孩子的教育读物,那么就可能会培养出一个类似金庸笔下的小鱼儿的结果。培养出一个复杂人性的小精灵。

无论儒释道的基本思想,都是以向善为基本的。而《增广贤文》的内容,绝非向善那么简单了,而是不恶为基础的。也就是不做坏人为底线了。人性中的卑劣、狡诈,跃然纸上。

这就像让小孩子理解《鬼谷子》、《厚黑学》、《孙子兵法》一样,学什么?学诡道吗?

因此,《增广贤文》并不适合做为启蒙教育的读物。

【免费】如何培养孩子思维能力【👉点击免费获取教程】
展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