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武侠小说的逻辑,最先登场的功夫最弱吗?

感谢邀请,不过老师说的不见得都对吧。

武侠小说也是一种小说,是文学的一种样式,通常会塑造多个人物形象,通过人物故事来展现错综复杂的矛盾冲突,构造在所处的社会生活环境下的人物的性格和命运。

不同的作品不同的开局,第一出场是配角或主角甚至Boss,都是由作者脑海中的故事架构来决定的。

举几个反例

古龙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(小李飞刀)

冷风如刀,以大地为砧板,视众生为鱼肉。
万里飞雪,将苍穹作洪炉,溶万物为白银。
雪将住,风未定,一辆马车自北而来,滚动的车轮碾碎了地上的冰雪,却碾不碎天地间的寂寞。
李寻欢打了一个哈欠,将两条长腿在柔软的貂皮上尽量伸直,车箱里虽然很温暖很舒服,但这段旅途实在太长,太寂寞。

主人公李寻欢第一时间出场,还是在马车里,冷酷的自然天气反衬出他的舒适与慵懒,正体现出人物性格:几分超脱、几分淡然、几分悲悯和感伤。

金庸《连城诀》

托!托托托!托!托托!
两柄木剑挥舞交斗,相互撞击,发出托托之声。有时相隔良久而无声息,有时撞击之声密如联珠,连绵不绝。
那是在湘西沅陵南郊的麻溪乡下,三间小屋之前,晒谷场上,一对青年男女手持木剑,正在比试。

主人公狄云是一名成长型的角色(这也是网文中废柴流的写法),刚开始武功低微,身份低微,属于神仙打架时站边看都会被波及的底层江湖人士,后来经历一番机遇(其实是非常惨烈的遭遇),成为高手,但到了那时,江湖在他的眼中已经变得阴暗而险恶,再也找不到置身于其中的意义了。

烽火戏诸侯(陈政华)《雪中悍刀行》

束手无策的北凉王心生一计,嘿嘿道:“黄蛮儿,你哥游行归来,看时辰也约莫进城了,你不出去看看?”
小王爷猛地抬头,表情千年不变的呆板僵硬,但寻常木讷无神的眼眸却爆绽出罕见光彩,很刺人,拉住老爹的手就往外冲。

开场不是主人公徐凤年,而是他的老父和弟弟。从题目要求上说北凉王徐骁确实不是什么高手,但徐龙象后来却是猛人一个。

黄昏中,官道上一老一少被余晖拉长了身影,老的背负着一个被破布包裹的长条状行囊,衣衫褴褛,一头白发,还夹杂几根茅草,弄个破碗蹲地上就能乞讨了,牵着一匹瘦骨嶙嶙的跛马。小的其实岁数不小,满脸胡茬,一身市井麻衫,逃荒的难民一般。

从小说结构上说,徐家父子的出场,同时也带出一番交待,为的是引出正角儿:徐凤年。因此,第一章就出场的徐凤年,也算是最先登场的主要人物。

武侠小说以非高手开场的模式,其意义在于突出层层递进

在现实生活中,个人成长(不是指单纯的长身体)过程漫长,未来的回报相对于人生的每一次历炼也显得遥远,正因为这样,不少朋友喜欢从游戏、文学作品中去寻找这种提升的快乐。

玩过网游的朋友都知道打怪升级的乐趣,即便是在传统RPG(角色扮演类游戏)中,主角的每一次升级,也会给玩家以“伴随他/她成长”的感觉。

同样武侠、仙侠、玄幻等小说以这样的设计,就是为了把读者更深地引入到自己的作品中去,来体验这种不断成长的游戏感。

顺便说一下:现代跆拳道等运动的带位制,也是考虑到这一因素,级级攀登,更显来之不易,也更有一种成就感在。

【关注历史,坚持原创,我是夜未央】

【免费】如何培养孩子思维能力【👉点击免费获取教程】
展开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