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小波的《黄金时代》内容低俗,色情大于文学,为什么仍是名著?

鲁迅先生将《红楼梦》定义为“清之人情小说”,并且论述小说的主题道:“经学家看见《易》,道学家看见淫,才子看见缠绵,革命家看见排满,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。”

黄金时代》是作家王小波《时代三部曲》之一。 这是以文革时期为背景的系列作品构成的长篇。

“文革时期”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正是我们国家和整个民族的灾难年代。那时,知识分子群体无能为力而极“左”政治泛滥横行。作为备受歧视的知识分子,在丧失自我意志和个人尊严后,集体思想的迷茫和困惑。

主人翁“王二”正是处于恐怖和荒谬的环境,遭到各种不公正待遇,但他却摆脱了传统文化人的悲愤心态,创造出一种反抗和超越的方式:既然不能证明自己无辜,便倾向于证明自己不无辜。

《黄金时代》以大胆的性爱描写,来揭示人性与社会的冲突,这在当时,无疑有着巨大的风险性。

《黄金时代》是中国文学的一个分水岭,是中国历史特定时期的自我呐喊。在灰色的社会环境下,王小波试图以独立特行的自我来宣誓人性的主张。

这种主张是什么呢?显然是束缚下的挣脱,是桎梏下的狂奔,是社会深处的呻吟。

社会与人性的矛盾,从来都有对立的存在,是秩序与自由的对峙。无论是矛盾还是对峙,都将无法调和与达成。因为人性既有美好的一面,也有丑陋的一面。

这才是根本,任何一厢情愿的诉求,都是一种狭隘与偏见。王小波用《黄金时代》告诉世人,人无论在什么样环境下都无法掩饰人性与生俱来的真实。所有的遮阳,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幌子,没有去道破,是缺乏勇气的现实,让人成了主流意识下的木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