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对《白鹿原》怎么看?不是我不尊重陈忠实老先生,感觉和外国的名著有些差距啊?

白鹿原,这小说很善于写故事。穿针引线,人物类型,形上形下,悬念设计,故事发展,都安排的很有匠心。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,作者太善于安排故事了,以至于露出不少斧凿痕迹,这样呢感染力就比较分散。整本小说人物众多,故事繁杂,能吸引人一口气读下去。但也只是如此而已,读罢再读一遍的念头就不大了。鄙人觉得,小说开头就很有吸引力,但也没有让读者重读的魅力。小说最一气呵成的章节是小娥惨遭杀害的那几节,即使夸张,但那氛围渲染得让人眉头直皱,感叹不已!

相比而言,《黄河东流去》虽然没有《白鹿原》的立意深,但作者的审美感情渗透得比较出色。小说对洛阳以及龙门的风情和生活的描写让人回味不已。河南人逃难到西安谋生,小说中对那种生存情景刻画得很让人难忘。

《白鹿原》其实是写人的性关系的。各种各样的男女关系出现在小说里:屡死老婆没人敢嫁的,明媒正娶的,路边拾的,谈恋爱的,和朋友老婆一块生活的,村长和很多村妇相好的,公公和媳妇爬灰的,同性恋的,,,林林总总的男女关系,作者似乎想通过男女关系来反映社会权利的本质及其转换,这算是本小说一个醒目的特色。

白鹿原写社会的变革,变革写得很丰富,但小说写得有些匆忙,缺乏人性的厚度。《战争与和平》也写了不少社会事件,写得很从容。虽然有些随意,但安德烈伯爵的受伤与死亡写得感情真挚,烘托完美,展现出作者的真正才华。

说起来还是《红楼梦》的艺术水平高,螺旋式上升的故事从容自然,细节丰富,场面生动,故事的开始,发展,高峰,波谷,回光返照,无不自然天成,前后因果环套,读来回味无穷,联想不尽。

鄙人把不同的作品拿来对照,没有褒贬的倾向,只是想和大家分享一点阅读感受,如此而已。衷心盼望能够展示七十年来中华民族灵魂进程的大作出现。白居易说得好,“天意君须会,人间要好诗”。是啊,文学是人类意识形态领域皇冠上的明珠,唐代的个别诗人摘到了那颗明珠,陈忠实先生多么也想摘到一枚那迷人的明珠啊!可是,自从《三国演义》和《红楼梦》之后,我们的民族就没有出现灵魂史诗级别的作品了。人们能盼望到什么时候?